屈楚萧 | 少年恣意,享受当下也憧憬未来

他也许不是一个很好的表达者,话语简练,甚至有点惜字如金;但他是一个有着自己单纯内心世界的思考者,他安于享受当下,也憧憬自己未知的未来。

屈楚萧

初秋时节,北京依旧炎热。午后,他有点懒散地坐在化妆间不太舒服的椅子上,穿着和很多炎热天气里的大男孩一样,T 恤短裤,一双夹脚拖鞋。每一组造型拍摄结束后,他并不去看监视器上自己的脸的角度是否完美,而是大步径直走回化妆间准备下一个造型;面对摄影师对于动作的要求,他几乎精准地全部照办,进度快得几乎不像一次时尚杂志的封面拍摄。“这个男孩眼睛里透着一股自信,虽然动作看起来有点懒洋洋的。”摄影师说。在2019 年的大年初一,凭借一部攀上中国影史票房纪录第二名的电影,他走上了人生的一个新高度。7 个月过去了,面对着与电影上映前已经完全不同的人生环境,他会怎么去适应?

他与你对视的眼神中,依旧有青春少年的恣意与得意,然而你会发现,里面还并不隐蔽地藏着犀利与笃定。

这是屈楚萧,在同龄的年轻演员中,他并不像流水线产品那样精致,但个性让他与众不同。

屈楚萧

收获目光

屈楚萧毕业于中国表演艺术最高学府—中央戏剧学院,和很多明星踏出第一步的故事有些类似,屈楚萧也是有些鬼使神差的成为了这所高校的一员。在参加中戏艺考的当天,他记错了时间,本来应该是上午的考试,一直到中午,屈楚萧才发现自己已经错过了考试。本来已经准备收拾收拾回家了,朋友一句“好不容易这么老远过来,去看一眼吧”,才让他又去了考场。招生办的老师本来已经告诉他没法再参加考试了,就在屈楚萧转身走人、大门即将关上的一瞬间,那位老师又突然冲出来叫住他,把他带到了监考老师那里,并完成了他的考试。

结果出来,屈楚萧拿下了全国第四的成绩。而他自己的预期结果,是觉得拿个100 来名就不错了。而这个100 来名的预期,还是建立在他觉得主考老师“挺喜欢我”的基础上的。

父母曾经并不太支持屈楚萧走艺考的这条路,但中戏的艺考成绩成为了让屈楚萧的父母尊重儿子的决定的钥匙,他从此真正地走上了成为一个“焦点”的道路,并开始学习如何成为一个“焦点”,而不仅仅是一所学校、一座小城里的焦点。

屈楚萧

舞台的意义

全国第四的屈楚萧,在中戏遇到了刘天池,在综艺节目《演员的诞生》中,她担任参与节目的明星们的表演导师。刘天池成为了屈楚萧的班主任。“屈楚萧穿着西装来考试,你脸上的严肃,我依稀记得。”屈楚萧开始成为刘天池最喜欢的学生之一。

刘天池不仅仅教授表演的方法,她也很注重学生们对于文学和艺术,甚至哲学的修养。恰好屈楚萧喜欢读书,从顾城的诗,泰戈尔的散文,到《三国演义》。在中戏的几年,屈楚萧迷上了话剧这种以最直接的方式来考验演员演技的表演方式,他也不断地通过观看话剧来提升自己对表演的理解,票根攒了厚厚的一叠。

虽然热爱话剧,但屈楚萧并没有在话剧舞台上成为真正的明星。在大三的时候,由于在汇报演出中的表现出色,屈楚萧开始不断地接到演戏的邀约,他的第一部戏就承担起了男一号的重任。随后又有机会在一部大制作古装电视剧中和周迅合作。之后他遇到了《流浪地球》,“ 刘户口”成为了他在大银幕上的第一个标志性的角色。

在中戏的历史上,有很多优秀的演员,在活跃在大荧幕上的同时,只要有时间有好的角色,都会重新回到小舞台上演回话剧。屈楚萧也认为自己总有一天一定会回去演话剧,“我还会再回来的,肯定会回去演话剧的。”屈楚萧说。

中戏数年,刘天池不仅仅磨练了屈楚萧的演技,更重要的是,她让屈楚萧懂得了表演的内涵。“方法论可能对我来说不是最重要的,表演的方法总是随着时代的不同而会不断更新,重要的是去了解表演的意义,然后再去考虑方法。”屈楚萧说。他喜欢威尔·史密斯,喜欢他的《七磅》,也喜欢近几年香港电影的代表作《志明与春娇》系列,“很喜欢里面的港式文化。”

屈楚萧对于自己未来演员生涯的规划,不像他的个性那样有棱有角,也不愿侃侃而谈。他觉得现阶段的自己还不足以能够去随心挑选作品,也没有他绝对反感而拒绝去演的角色。“表演就是我的工作,遇到各种不同的角色,用心去揣摩,总能做到出彩。”问他如果不考虑可能性有多大,最想和哪个导演合作,拍一部什么电影,演一个什么角色,他思考了5 秒钟后说:“我想演我自己导演的电影。”但对于未来是否会将导演作为自己的发展方向,他又不置可否:“谁知道呢,先把当下的事情做好,未来你才能有更多的机会去选择。”

屈楚萧

恣意生长

屈楚萧从小拿的就不是乖孩子的剧本,就像他标志性的眯眼一笑,这个25 岁的大男孩成长的路线也颇有故事。

他的眉头上有一道浅浅的疤痕,这是他小的时候摔进奶奶家的水缸而造成的,他却经常开玩笑和别人说这是“跟10个人打架弄的。”在他高二的时候,和朋友在一起吃饭,聊到兴头儿上,干掉了一瓶二锅头,然后不省人事的被朋友背回了家。

今年年初,他又迷上了摩托车,“以前我跟很多男孩一样喜欢收集球鞋,不过我现在开始收集摩托车头盔了。”摩托车终归是一项有一定危险性的运动,作为艺人来说,身体健康更是工作的基础,但他却并不为此担心,“公司也并不干涉我的私人爱好,这是我自己的生活。”

屈楚萧还喜欢朴树,第一次听到朴树的歌是2004 年的那张《生如夏花》,问他是否因为觉得自己的性格和朴树有某种相似之处,屈楚萧短暂回忆了一下说:“其实一开始就纯粹是因为这首歌很好听,之后才去了解的朴树这个人。”但他说他很喜欢朴树的纯粹,至于是否希望有一天能和朴树面对面的交流,“不用刻意地安排一次相逢。你喜欢他的作品,没有必要一定发生故事。”

另一位对屈楚萧影响很大的歌手是李志,和朴树不同,李志是屈楚萧大学时候接触到的歌手。“整个大学生活都很受他的影响”,屈楚萧说。去南京的时候,他都要按照李志的作品里提到的地名作为自己的目的地。“他们的为人在一点点的影响我,努努力力地,踏踏实实地把你喜欢的事情做好,不要说太多,就行了。”这就是朴树和李志给屈楚萧留下的人生烙印。

在《流浪地球》中,屈楚萧的圆寸造型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套用一个现在的流行词汇,就是“满满的少年感”,颇有日本漫画里那些热血高校的主人公的既视感。和大多数男孩一样,他也逛虎扑,也是伴随着《灌篮高手》这部漫画成长起来的。“第一次看应该还是小学的时候,看了一本就完全沉浸进去了。”在因工作去日本期间,他也特地去了《灌篮高手》的取景地镰仓,也在那个著名的镰仓高校前站的火车站拍了照片,就和全世界许许多多的《灌篮高手》迷一样。在他读大学的时候,他的微博简介甚至都是:中央戏剧学院13 表演本科2 班的流川枫。

虽然把微博简介写成了流川枫,但在《灌篮高手》中,屈楚萧最喜欢的角色是仙道彰,一个特立独行的寂寞高手。而自己在篮球场上打的位置也和仙道相似,“我打小前锋”。作为篮球场上的小前锋,运动能力,能跑能跳是最重要的素质之一,对此屈楚萧也颇有信心,“对,我是这样的类型。”但对于自己的篮球水平,他却自认“很菜”,不过真相也只有和他面对面打一场才能知道。

身材高挑的屈楚萧,在穿着造型师为他准备的时装后,依然隐隐可见漂亮的肌肉线条。从上大学开始,原本只是热爱运动的屈楚萧开始了有计划的健身。不过他从来没在自己的社交媒体上晒过健身照,只在杂志拍摄中曾经小露锋芒“,觉得自己练得不够好”,和其他问题的答案一样,简单而直接。

屈楚萧

尾声

这就是屈楚萧,一个依然有棱有角,但也拥有自己独特小宇宙的25 岁年轻人。你在他身上可以看到这一代人一些共同的标签:个性、独立、有态度,也可以看到他对自己未来的思考—把自己的事情做得足够好,未来就让它顺其自然。

拍摄接近尾声,摄影师的镜头推到了离屈楚萧的脸很近的位置,他抬起下巴看着窗外,灯光打在他的脸上,照得他的眼睛里好像有一束光。

菲律宾太阳城返水最高 太阳城菲律宾官网申博登入 申博怎么下注不了 菲律宾太阳城返水最高 菲律宾太阳城返水最高
太阳城集团操作足够简单 U宝娱乐手机版登录 伟德官网注册 凤凰彩票申慱游戏网址 新濠汇影线上开户
大众棋牌vip真人在线最高占成 通博娱乐注册领取体验金 多宝游戏客户端 瑞丰怎么注册 千赢国际下载
博彩网站排名 申博備用 申博138游戏登入 亿豪女优系统体育 鑫博娱乐充值返水